新疆和静租车流程图

新疆和静租车流程图
广州交易会(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)刚开那几年,与会客商还不算多,60辆出租车勉强能应付,实在紧张就到各单位去借调。那时,加上各级领导专车,整个广州市的小车也不过100辆。到了上世纪70年代,参加交易会的外宾日渐增多,即便司机从早上七八点一直工作至晚上十一二点,仍满足不了宾客们的需求。1957年第一届交易会大会组织从省属单位抽调大客车4辆、小轿车1辆,供国内与会人员上下班使用;交易会开幕、闭幕酒会和文艺晚会用车再租用部分公共汽车。以后随着交易会规模扩大,需要借调的车辆不断增加,社会上可供为交易会服务的车辆毕竟有限。1965年秋交会从省市机关团体和驻穗部队借调大小汽车150辆,但仍不敷使用,只好再从佛山地区调来小轿车7辆。为了缓解用车紧张,经国家批准,交易会陆续购置了国产车和进口了大小车辆,提高了自身的接待能力。但由于车辆增加而司机不够,上世纪70年代中期,每届交易会仍从佛山、惠阳、肇庆等地区抽调数十名司机来支援。1973年,周恩来总理特批“广汽”获增购200辆日本丰田皇冠等车辆,并从部队中抽调一批曾参加过抗美援越的军人充实司机队伍。此后,“广汽”又分批多次引进车辆,于上世纪70年代末达到了600辆左右,基本解决了交易会的“坐车难” 但交易会用车状况根本好转是在改革开放以后。首先是因为社会整体经济实力增强,交易会所需租借辆数量容易落实。其次,交易会自备车辆也有较大增加。第三,从1980年起,交易会用车由过去的无偿服务改变为按章收费,为合理使用和发挥车辆效能起到了促进作用。最后,交易团自带车辆不断增加。

3. 华威的士(天蓝色)

2. 海峡的士(黄蓝色)

北京的出租车

福州市的的士车身共有六种颜色,不同的车身颜色表示不同的的士公司:

“份子钱”或挂靠费是很多出租车司机每月都需缴纳的钱,“份子钱”是开公司汽车的司机缴纳的承租金等费用的汇总,挂靠费则是私人出租车缴纳给出租车公司的费用。“份子钱”重、挂靠费高,一直是不少城市出租车司机抱怨的问题。据介绍,服务社最大的亮点在于不收“份子钱”或挂靠费。“入社驾驶员每月只需要缴纳50元服务费,服务社除提供驾驶员销卡、发票管理等日常服务外,还将提供车辆更新、车辆商业保险等便利服务,以及线上代缴税金等服务。”滴滴快的相关负责人说。 [5]

福州

台湾其它各城收价方式大致相同,亦多较台北市低廉。但一般来说,自机场或车站出发的计程车,会增收一笔额外费用,约新台币10元(行李箱服务费)。另外,由于从市区前往机场的计程车,若不具排班资格,回程不得载客,以至于可能加收跳表50%的车资。少数地区则以喊价决定价格,例如台东市、基隆市。

广州市民称呼出租车为的士、打出租车为“打的”。

-